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ag视讯 > 大散关 >

虞允文转文言文阅读及答案

归档日期:11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散关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虞允文,字彬甫,隆州仁寿人。父亲虞祺,政和年间进士及第,做官到太常博士、潼川路转运判官。虞允文六岁背诵《九经》,七岁能写文章。因父亲在任而入官。遭逢母亲逝世,悲痛过度瘦弱不堪。下葬以后,早晚在墓旁痛苦,墓地有两棵枯死的桑树,有两只乌鸦来做巢。惦念父亲孤单又有病,七年不改官,一步不忍心离开父亲身边。父亲死,绍兴二十三年(1153)才进士及第,通判彭州(成都市的彭州市),代理黎州(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)、渠州(今四川达州市渠县)知州。

  秦桧主持国事,四川士人很多排斥不用。秦桧死,高宗想要任用他们,中书舍人赵达首先推荐虞允文,召入觐见,讲论君主一定要敬畏上天,一定要安定百姓,一定要效法祖宗。又议论士大夫风气的弊病,靠文章提拔的一定要抑制其中轻佻浮滑的人,靠议论提拔的一定要黜退其中巧言欺诈的人,靠政务提拔的一定要去掉其中苛细刻薄的人,大约如此才能够承担重任达到远大目标。而且极力论述四川财务赋税收取交纳中的弊病。皇上赞许接受他的意见。

  授任秘书丞(秘书省职事官),累积升迁到礼部郎官。金国主完颜亮修治汴京,已经有南下侵略之意。王纶回朝,说敌人恭顺和好。汤思退再拜祝贺,把边防军备放在一旁不过问。等到金国使臣施宜生泄露了相当多的敌情,张焘秘密上奏。完颜亮又暗中让画工画下临安(浙江省杭州市)山水而回。完颜亮为画赋诗,真情越发显露。虞允文上奏疏进言:“金国一定会撕毁盟约,军队出征有五条道路,希望下诏命令大臣事先筹划防备抵御。”当时是三十年(1160)的正月。十月,暂任工部尚书充贺金国正旦使,和金国接待大臣举行宾射礼,一箭射中靶心,众人都惊异他的本领。虞允文看到运粮造船的人很多,辞行回朝,完颜亮说:“我将要到洛阳看花。”虞允文回来,上奏所见到的以及完颜亮的话,告诫申明注意淮、海的军备。

  授为中书舍人、直学士院。三衙的高级官员用宦官充任承受官,虞允文上言:“自古君王的大权,不移交给奸臣,就落在身边宠臣手里。秦桧窃取权力十八年,秦桧死了,权力才交还陛下。近来三衙勾结宦官,宣和、明受那时的鉴戒并不远。”皇上恍然大悟,立刻罢免他们。

  金朝使臣王全、高景山来祝贺生辰,口头传达完颜亮狂妄傲慢的话,想要得到淮南土地,索要将相大臣去商议事情。于是召集三衙大将赵密等商量出兵,侍从、台谏官会集讨论。宰相陈康伯传达皇上旨意:“今天再不必问和好还是防守,直接问作战该怎么做。”派遣成闵为京、湖制置使,率领禁卫军五万人守御襄水、汉水上游。虞允文说:“军队来攻不先清除道路,敌人是虚张声势而分散我们兵力,成全他们出军淮地的奸计而已。”不听,终于派出了成闵。(1161)七月,金主完颜亮迁都汴京,虞允文又对陈康伯说:“成闵部队大约行程在江(九江)、池(池州)之间,应当命令他们到池州就驻扎池州,到江州就驻扎江州。如果敌军攻上游,就让荆湖的部队抵御在前,江、池的部队增援在后;如果攻淮西,就让池州的部队出兵巢县,江州的部队出兵无为,可以做淮西的后援,这样一支部队可有两种用途。”陈康伯同意他的话,但成闵部队最终驻扎在武昌。

  九月,金国主命令李通为大都督,造浮梁在淮水上。金国主亲自领兵,部队号称百万,毡房帐篷相连,金鼓的声音不断。十月,从涡口(涡水入淮之口,在安徽怀远县东北)渡过淮河。在此之前,刘锜处理淮东军事,王权处理淮西军事。到这时,王权首先抛弃庐州(今安徽合肥),刘锜也回到扬州,朝廷内外震惊恐惧。皇上打算乘船出海,陈康伯极力主张皇帝亲自出征。这个月戊午日,枢密院事叶义问统率江、淮的部队,虞允文参谋军事。王权又从和州(今安徽巢湖市和县)逃回,刘锜回到镇江,全部丧失了两淮之地。

  十一月壬申日,金国主率领大部队到达采石,而另外派兵夺取瓜洲(在今天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,与镇江隔江相对)。朝廷命令成闵代替刘锜、李显忠代替王权,刘锜、王权都被召回。叶义问接受旨意,命令虞允文去芜湖催促李显忠交接王权部队,并且在采石犒劳部队,当时王权的部队还在采石。丙子日,虞允文到采石,王权已经离开,李显忠还没来到,敌人骑兵到处都是。我朝军队三三五五零零散散,卸下马鞍捆起甲胄坐在路边,都是王权的败兵。虞允文觉得坐等李显忠来则会耽误国家大事,于是马上召集将领们,用忠义之道勉励他们,说:“金帛财物、告命文书都在这里,等待有功的人。”大家说:“现在已经有人主持,请求决死一战。”有人说:“你接受的命令是犒劳部队,没有接受命令督战,别人坏了事,您承担这个罪责吗?”虞允文呵斥他说:“危难关系社稷,我将到什么地方躲避?”

  到达江边,见到长江北岸已筑起高台,相对树立两面红旗、两面彩旗,中间树起黄色车盖,完颜亮傲慢地坐在下面。侦察的人说,前一天杀白马黑马祭天,和众人盟誓,在明天渡长江,到玉麟堂吃早饭,先渡过江的给黄金一两。当时敌兵实际有四十万人,马匹是这个数的一倍,宋朝的军队才一万八千人。虞允文就命令将领们排列大阵不动,把战船分成五队,两队沿东西江岸巡行,一队停在江中,埋伏精锐部队准备战斗,两队藏在小巷中,防备意外的事情发生。分派刚完,敌军已经大声呼喊,完颜亮拿着小红旗指挥数百只战船横渡过江来,一转眼,到达南岸的就有七十艘,直逼宋军,军队稍稍后退。虞允文进入阵中,拍着时俊(统制官)的背说:“你的胆识才略四方有名,站在阵后就是妇人孩子了。”时俊就挥舞双刀冲出,战士拼力死战。江中的宋军也用海鳅战船冲击敌船,敌船都渐渐被击沉,敌人一半被打死,一半还在作战,天晚了还没有退却。恰巧有被打散的宋军从光州来到,虞允文交给他们旗帜战鼓,从山后面转出来,敌人疑心是援军来到,才逃走。又命令用强弓跟在后面追着射击,大败敌军,尸体共有四千多具,杀死万户两人,俘虏千户五人以及生女真五百余人。敌兵没死在江里的,完颜亮把他们都杀掉了,是恼怒他们不出江。把捷报报知朝廷,并犒赏将士,对他们说:“敌人今天打败了,明天必定会再来。”半夜里,部属将领们,分派兵把海船拉往上游,另外派兵在杨林口堵截。丁丑日,敌人果然来到,因而两面夹击敌人,又进行大战,烧掉敌船三百艘,敌人才逃走,再次把捷报奏知朝廷。不久敌人派遣人带着诏书来告知王权,好像有过事先的约定。虞允文说:“这是反间计。”仍然回信说:“王权已经按照刑法处理了,新任将领是李世辅(李显忠),愿决一死战分个高低。”完颜亮看了信大怒,于是烧毁了龙凤车,斩了梁汉臣(汉奸,梁师成养子)以及造船的两个人,于是奔赴瓜洲。梁汉臣,是建议完颜亮渡江的那个人。

  李显忠从芜湖到达,虞允文对他说:“敌入进入扬州,一定和瓜洲的兵合在一处,京口(镇江市京口区)没有防备,我应当前去,您能分派兵力帮助吗?”李显忠分派李捧的部队一万六千人前往京口,叶义问也命令杨存中率领部队下来会合。虞允文回到建康,就上奏疏说:“敌人在采石失败,将要企图在瓜洲侥幸得胜。现在我朝精兵聚集在京口,稳重固守等待他们,可以一战取胜。请求稍为推迟皇帝车驾出发的时间。”

  甲申日,到达京口。敌人大部队驻扎在滁河,建造三个闸门蓄水,深好几尺,堵塞了瓜洲口。当时杨存中、成闵、邵宏渊各路部队都聚集京口,不少于二十万人,只是海鳅船不满百艘,戈船是海鳅船的半数。虞允文认为遇风就使用战船,没有风就使用战舰,数量少了恐怕不够用。就聚集木料锻造铁器,把马船改装为战舰,而且向平江借用战船,命张深守住滁河口,扼守长江的交通要道,派苗定驻在下蜀作为后援。庚寅日,完颜亮到达瓜洲,虞允文和杨存中在江边检查试验,命令战士踏着车船在长江中间来回行驶,环绕金山三圈,来回转动像飞一样。敌人拉满弓弦等待着,面面相觑骇怕惊愕。完颜亮笑着说:“纸船罢了。”一个将领跪下启奏:“南军有所防备,不可轻敌,希望驻扎在扬州,慢慢策划进攻。”完颜亮发怒,想要杀他,哀求谢罪了很久,才只打了他五十大板。乙未日,完颜亮被他的部下杀死。

  当初,完颜亮在瓜洲,听说李宝沿海路进入胶西(山东胶州市胶西镇),成闵等各部队正在顺流而下,完颜亮更加恼怒。回到扬州,召集将领们约定三天渡过长江,否则把他们全部杀掉。将领们商议说:“前进有淹死的灾祸,后退有被杀掉的忧虑,怎么办?”有个叫万戴的说:“杀掉郎主,跟南宋通好讲和回归故乡就能活下去了。”大家说:“对。”完颜亮有一支紫茸细军,不临战阵,总是用来保卫自己,大家担心他们。有个叫萧遮巴的骗他们说:“淮东的美女钱财都集中在海陵(泰州市海陵区)。”并且怂恿他们前往,细军离去而完颜亮被杀死。

  丙申日,敌人后退驻扎三十里外,派遣使节议和。己亥,奏报朝廷。召他入朝觐见,皇上慰勉嘉许感叹,对陈俊卿说:“虞允文公正忠义是出于他的天性,真是我的裴度啊。”下诏令免去他的侍从的责任,到两淮地区处理事情。虞允文到达镇江,上奏收复两淮的三条计策,没有答覆。

  明年(绍兴三十二年,1162年)正月,皇上到达建康(江苏南京市)。不久商议车驾回临安,下诏派杨存中任江淮、荆襄路宣抚使,虞允文做他的副手。给事中、中书舍人缴回杨存中的任命不发,于是虞允文任川陕宣谕使。上朝辞行,进言:“金完颜亮已死,新主刚刚即位,他们国内正乱,是上天扶助我国恢复。议和则使天下人垂头丧气,战斗则使天下人扬眉吐气。”皇上认为正确。虞允文到四川,和大将吴璘商议筹划收复中原地区,吴璘进攻夺取凤翔,收复巩州(今甘肃陇西县)。金国派兵争夺陕西新近收复的州郡,蜀地士大夫想要放弃这些地区,虞允文坚持说不可以。

  (六月),孝宗接受禅位,朝廷大臣有进言西部事情的,认为宋军进攻征讨,东面不可以越过宝鸡,北面不可以越过德顺(今宁夏隆德县北),而且想要用忠义人守卫新收复的州郡,朝廷部队退守蜀口。虞允文争论不能成功,吴璘于是回到河池(今甘肃徽县),可能是按参知政事史浩的意见,想要完全放弃陕西,台谏官袁季、任古附附和他的说法。虞允文再次上奏疏,大概是说:“恢复没有比陕西更首要的,陕西的五路新收复州县又取决于德顺的存亡,一旦抛弃它,就窥伺进攻四川的道路更多了,西和(甘肃西和县)、阶州(今甘肃陇南市武都区)、成州(今甘肃南部的成县),利弊非常重大。”前后共十五道奏疏,而且写信给陈康伯,陈康伯因是同僚受到限制,不能回信。皇上将召见虞允文询问陕西事情,执政顾忌他前来,以显谟阁直学士为夔州知州,不久又命令他来奏事。

  隆兴元年(1163)时入朝觐见。史浩既然一直主张抛弃国土,等到拜相,立即推行他的主张,而且亲自撰写诏书,有这样的话说:“抛弃鸡肋没有多少,却可免除敌人无止无休的贪心。”虞允文入朝觐见进言:“今天有八项可以作战的条件。”皇上问到放弃土地的事,虞允文用手板在地上画图,陈述它的弊端。皇上说:“这是史浩误了我了。”以敷文阁待制身份为太平州(今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)知州,不久授任兵部尚书、湖北京西宣抚使,改为制置使。

  当时(隆兴二年)朝廷派遣卢仲贤出使金国议和,(左相)汤思退又打算放弃唐州(今河南南阳市唐河县)、邓州(今河南南阳市邓州市)、海州(今江苏连云港市海州区)、泗州(今安徽泗县),颁手诏认为唐州、邓州不是险峻要害,可以不予考虑,虞允文五次上疏力争。汤思退恼怒,就上奏说:“这都是利害不切近自己,说大话害国家,以取得好名声。宗庙社稷的大事,难道跟演戏一样。”皇上意旨于是决定。汤思退表面上请求召见虞允文,实际是想要除掉他。虞允文交上官印,还请求不要放弃四个州,乞求退休。下诏令以显谟阁学士官职为平江府(今江苏苏州)知府。汤思退终于决断和议,交割唐州、邓州。

  二年(十月),金兵又到,汤思退被贬斥,皇上后悔不听虞允文的话。陈俊卿也推荐虞允文能够重用,授任端明殿学士、同签书枢密院事。

  乾道元年(1165),拜任参知政事兼知枢密院事。这年秋天,金朝派完颜仲来议事,傲慢不敬,虞允文请求杀掉他,朝廷上有不同意见,没有做到。恰巧钱端礼接受李宏的玉带,事情牵连到虞允文,被御史章服论列,罢免职务,奉祠禄回归西方。

  三年二月,召到朝廷,授任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吴璘去世,讨论选择替代的人,皇上告知虞允文说:“吴璘已经死了,汪应辰恐怕不熟悉军事,没有人能代替你去。遇事不要像张浚那样迂阔,部队里的事,你要一件一件亲自去做。”就拜为资政殿大学士、四川宣抚使,随即下诏仍旧知枢密院事。回四川一个月,召到朝廷,没几个月又出使四川。太上皇(宋高宗)赐他亲笔写的《圣主得贤臣颂》,皇上又为他写跋语,上朝辞行,又把自己穿的一双鞋子和盔甲赐给他。

  经过郢州(今湖北省钟祥市),上奏请求修筑黄鹰山城。过襄阳(今湖北省襄樊市),上奏请求修理府城。八月到汉中,又前往沔阳(陕西勉县)。九月,到益昌(今四川广元市元坝区昭化镇)。先前接受手诏告诫九件事,等到了四川,全部尊奉办理,尤其把军政作为急务。又上奏检阅核实各部队,按强弱次序分为三等,上等准备作战,中下等备办军用物资,老的少的不算数,淘汰士兵共一万人,减掉军费四百万。淘汰的士兵中有功劳的,设置空缺职位安排他们。兴州(陕西略阳县)、洋州(陕西洋县)的义士,是民兵,绍兴初年有七万人,大散关(亦称散关,位于宝鸡市西南26公里处的大散岭上)之战,将官不发给盔甲,驱赶他们在官军前面作战,战死散亡几乎没有了。命令利州路军帅晁公武核实,得到二万三千九百多人。又得到陕西弓箭手的法则,参照绍兴时制度编成一部书,让将士官吏遵守。把马政交付张松管理,上奏遵照旧制把茶马司分为川司和秦司。

  起初在枢密院,萧遮巴诉说清洗部队中的人,虞允文曾经奏请告知三衙抚慰安定他们。到这时,金州(安康市)、洋州、兴元(汉中市)的归正人(归附南宋的金朝人)二万,拦路诉说被监禁的苦楚,虞允文分给他们公田,使他们都能振兴生计。想要交结敌将姜挺、白沂,遵照御札指示招募巩人王嗣祖交结外族来谋取金人,又得到外族和尚叫六彪的同去,最终没有结果。当时邛(今四川邛崃市)、蜀(今成都崇州市)等十四个郡上报饥荒,荒政一共六十五条,剑州通判献来羡余钱五万,退还不取。

  五年(1169)八月,拜任右仆射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。虞允文推荐很多知名人士,如洪适、汪应辰。等到任宰相时,登记的人才分为三等,有见到听到的就记下来,名叫《材馆录》。凡是所举荐的人,皇上都录用,如胡铨、周必大、王十朋、赵汝愚、晁公武、李焘,是其中最著名的。皇上把兵士冗滥财物匮乏作为忧虑的事,虞允文和陈俊卿商议革除三衙里办杂事的差役,淘汰冗滥的名籍,三军都没有怨言。

  六年,陈俊卿因奏请留龚茂良违逆皇上意愿,皇上非常震怒,陈俊卿在浙江亭待命,两天不给他答覆。虞允文请求参见,极力论述体面礼遇大臣的道理,在床前多次下拜,于是命令陈俊卿判福州。

  下诏任范成大为祈请使,因为皇帝陵墓的原因。金朝不肯,而且侦察人员报告敌人要用三十万骑兵奉送迁移陵墓回来,朝廷内外议论纷纷,荆、襄的将领都请求增兵。虞允文说:“金国刚接受完颜亮的教训,绝不会轻易动兵,不过是虚张声势动摇我们罢了。”于是上奏阻止。朝廷议论纷纷,虞允文屹立不动,敌人最终也没有其他行动。

  自从庄文太子去世,皇太子没有确立。虞允文上奏疏,而且多次恳切陈述。七年正月,奉上两宫尊号时,议论才决定,下诏皇帝第三个儿子恭王赵惇立为皇太子,皇子赵恺以雄武、保宁军节度使判宁国府。皇太子不久出任临安尹。侍卫马军司牧马场地原在临安,虞允文认为地方狭窄不利于放牧,请求命令到镇江放牧,有紧急事情骑兵可以随时过江。三军有怨言,后来言官也拿这个作为弹劾的理由。

  胡铨因台官讥评罢免,虞允文上奏留他任经筵。胡铨推荐朱熹,皇上问允文了解朱熹吗?虞允文说朱熹不比程颐差,于是召见朱熹,朱熹不到。检鼓院用六条抑止上书的人,虞允文极力进言不可以这样做,听从了他。

  适逢庆节(孝宗生日)时,金国使臣乌林答天锡入朝进见,他是金国主的女婿,非常骄横傲慢,一定要请皇上下床来问候金主安好,皇上不答应,乌林答天锡就跪着不起来,侍臣们张皇失措。虞允文请求皇帝大驾回宫中去,而且告诉他说:“大驾已经动身,不能再到殿上,使臣明天一早跟随朝班祝寿。”金国使臣惭愧退下。

  (乾道八年,1172年),皇上因为仆射名号不正,改为左、右丞相。八年二月,授任虞允文特进、左丞相兼枢密使,梁克家为右丞相。虞允文曾经举荐梁克家代替自己,皇上不允许。这个月,因病请求解除枢密使职务,又推荐梁克家安静稳重有宰相的器度,到这时才一同任宰相。皇帝发手诏给虞允文说:“我正想要试用武臣为枢密,曹勋怎么样?”虞允文认为曹勋人品卑下平庸,不可任用。然后用张说签书枢密院事,右正言王希吕和台官交相弹劾他。皇上非常生王希吕的气,下手诏说“给他远处坏地方的马监官”。虞允文交还手诏,皇上更加恼怒。梁克家说:“王希吕议论张说,是台官的纪律;左丞相救王希吕,是国家的大体。”皇上的恼怒稍稍消解,最终减轻了对王希吕的责罚。

  四月,御史萧之敏弹劾虞允文,虞允文上奏章听候质罪。皇上到德寿宫参见,太上皇说:“采石建功时,萧之敏在什么地方?不要听凭虞允文离职。”皇上因此让萧之敏出朝,并且作诗题在扇子上挽留他。虞允文进言萧之敏端庄方正,请求召回朝廷以开辟言路。皇上认为他的话很宽厚,命令曾怀记录在《时政记》上。

  皇上命令选择谏官,虞允文用李彦颍、林光朝、王质作为回答。三个人都鲠直诚信,又都因文才学识被当时人敬重,所以推荐他们,很久没有答覆。曾觌(dí)推荐了一个人,赐给科第,提拔为谏议大夫。虞允文、梁克家争论这事,不听从。虞允文极力请求离职,授为少保、武安军节度使、四川宣抚使,进封雍国公。上朝辞行,皇上告知他进兵收复失地的方略,约定在某一天在河南会师。虞允文进言:“以后要防备朝廷内外不相呼应。”皇上说:“假如西线部队出兵了而我还在徘徊犹豫,就是我亏负你;假如我已经行动而你还在徘徊犹豫,就是你亏负我。”皇上驾临正殿,斟酒赋诗为他送行,并且赐给他家庙的祭器。

  九年,到四川。大部队每月发米一石五斗,不够赡养家属,虞允文拿出宣抚司的钱三十万买米,计算人口增添发给。规定户马的七条,收揽百姓的马,上奏选拔良家子弟用来备战。起初,北部边界有个叫寇邻的人,集合部众几万人在商州(今属陕西商洛市商州区)、虢州(今河南灵宝市)之间,虞允文执政期间来归顺,将要到达四川,又派人送信给虞允文,不回答,只维系着他们而已。不久寇邻的密谋被发觉,金国秘密派人捕捉他。叶衡奏报皇帝,虞允文上奏疏为自己辩解,因而请求交还俸禄,不被允许。

  皇上曾经对虞允文说:“丙午(靖康元年,1126)年间的耻辱,应当和丞相共同洗雪它。”又说:“我只有功业上不如唐太宗,富足丰饶不如汉文帝、汉景帝。”因此虞允文答覆皇上从事恢复大业。出使蜀地一年,没有进兵的日期,皇上赐给秘密诏书催促他,虞允文说部队所需物资尚未齐备,皇上不高兴。

  淳熙元年(1174)去世。四年以后,皇上驾临白石大规模检阅部队,看到战士都年轻力壮,对辅佐大臣说:“这是虞允文进行淘汰的功效。”不久下诏追赠太傅,赐谥号忠肃。

  虞允文姿容雄壮健伟,身高六尺四寸(大约2米),慷慨磊落胸怀大志,而且言语行动都有法则气度,别人一望而知他是能承担重任的大器。早年因文章才学置身于台阁,后来遭逢时局艰难,出将入相将近二十年,孜孜不倦忠诚勤勉没有两样。曾经注释过《唐书》、《五代史》,收藏在家中。有诗文十卷,《经筵春秋讲义》三卷,《奏议》二十二卷,《内外志》十五卷,流传在世上。

  儿子有三个:虞公亮、虞公著、虞杭孙。孙子八人,都善于修养自己,其中只有虞刚简最为知名,嘉定年间,召见他不到朝,最终官职做到利州路提点刑狱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alukuzone.com/dasanguan/9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