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ag视讯 > 大散关 >

大散关历史地理文化及其旅游开发

归档日期:06-0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散关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社长: 郝小奇总编辑:李颖科执行总编: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-0002邮发代号 51-6

  大散关位于宝鸡市宝鸡县南大散岭上,北连渭河支流,南通嘉陵江上源,自古以来就是由巴蜀、汉中进出关中的咽喉要道,地理位置极其重要。早在汉朝的司马迁就在《史记》中对其地理位置评价:“北不得无以启梁益,南不得无以固关中”,可见其战略地位的重要。据考证,今天的大散关景区仅是整个80里大散关当中最险要的一个关口,名叫“二里关”。虽只是一处,却也可见其地理位置的重要。

  今天的大散关景区,位于川陕公路的一旁。说到川陕公路,不得不提到我国近代的“公路之父”赵祖康。1936年,作为总工程师的赵祖康在主持修建川陕公路期间,从二里关的路基下挖出许多宋代遗物,后经专家考证此地就是大散关遗址所在。兴奋之余,他提笔写下“古大散关”四个苍劲大字,后又刻于悬崖峭壁之上。从今天的大散关景区门口,沿公路向前不到200米,就能见到这几个字的真迹。今天的川陕公路就是在当年的基础上加以完善而成,至今仍是由宝鸡通往四川方向的交通要道。而当年由赵祖康书写的这几个字,也被后人拓下来,用在了今天大散关景区入口的牌楼上。

  上到烽火台之后,导游告诉记者,“这里还是观测宝成铁路穿秦岭隧道的最佳位置。”作为我国第一条沟通中国西北、西南地区的铁路干线,宝成铁路在进入秦岭山区后,由于受地形阻挡,不得不开凿大量隧道才能让火车通行。站在烽火台上可以看见远处有很多隧道口,分布在今大散关景区的两侧。按照导游小姐的提示,记者等待一辆火车的通过。不久就听“呜呜呜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火车很快就进入隧道,不到两三分钟,又从另一个隧道口开出。如此反复七八次,几个拐弯后,来到了大散关脚下,从烽火台的另一侧驶向远方。要不是亲眼所见,真会误以为是好几条铁路在这里穿过。

  朝下望去,川陕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,宝成铁路上的火车呼啸而过,此处的地理位置在今天仍很重要。可以预想,其地理位置作用还会长期延续下去。

  说到大散关的历史文化,用“深厚”一词来形容绝不夸张。早在春秋时,就有老子骑青牛出大散关写下《道德经》之说。正由于其地理位置的重要,后来此地发生的战争特别频繁,有史料记载的战役就多达70余次。“楚汉相争”时,汉王刘邦采纳韩信 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之策略,自汉中出陈仓故道夺三秦,经由此关;东汉建武二年(公元26年),延岑引兵进入散关至陈仓;汉献帝建安二十年(公元215年),曹操讨伐汉中张鲁,自陈仓过散关;蜀汉后主建兴六年(公元228年),诸葛亮出散关围陈仓;“安史之乱”时,叛军攻入长安,唐玄宗李隆基仓皇出逃至蜀中,取道散关;南宋初年,散关又成为抗金前线所在地,吴玠、吴璘二人在此以两千精兵大败金国将领兀术十万之众,一洗当年“靖康”之耻,保全了南宋偏安江南的局势,是影响中国的100次重要战争之一。

  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后来终于有机会亲临大散关前线,为对抗金国做积极准备,但没多久就被调离此地。后来他所写的诗词中与大散关有关的就有20多首,而被传诵最多的就是“楼船夜雪瓜州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”这两句了。而金庸在《射雕英雄传》里写到的郭靖“好兄弟”托雷,竟然也与大散关有关联。据史料记载,绍定四年(公元1231年),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四子托雷率军八万,从右路伐金,自凤翔渡渭水,攻入宝鸡,过大散关。

  到了公元1949年7月,彭德怀率领的西北人民解放军以扶风、眉县为中心,东起咸阳、西至宝鸡、北到西南公路,南抵大散关发起了解放大西北的“扶眉战役”。8月,人民解放军向退守秦岭的胡宗南残余部队发起“秦岭战役”,除少量残敌越过大散关逃往四川外,其余全部被歼灭,大散关也重新回到人民手中。而从古到今名人抒写大散关的诗词也颇多,曹操、王勃、王维、李商隐、苏轼、魏源、邓拓等人均有诗词流传至今。

  进入新的历史时期,大散关的发展又翻开了新的一页。1958年,宝成铁路全线通车,彻底改变了“大散关千古行路难”的局面。1992年,陕西省人民政府将其确定为“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,后又开辟为旅游景区,但由于没有整体规划,再加上设施陈旧,基本上不具备好的旅游条件。

  后经过多次考察和讨论,2008年1月,现为古大散关文化博览馆馆长的刘晓应与当地景区签订了合作协议,开始对景区进行整体的规划设计。2009年春节,古大散关以全新面貌开始试营业。4月15日举行盛大的开关仪式,使外地的游客纷至沓来。今年的4月28日,第二届古大散关旅游节如期举行,同时又被宝鸡市委确认为“宝鸡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”。刘晓应告诉记者,“最早的时候,我们接待的游客不多,就是来问的人比较多。整体规划以后,现在经常接待旅游团,还有很多是从山西、河南等地慕名而来,最近还接待过一个100多人的日本考察团。”说起大散关景区的发展,他显得信心十足。“我们这个景区现在属于国家三A 级旅游景区,正在积极创建国家四A级,到时会把陈仓故道修好,进一步还原当年的古战争场景,也要多展示一些古代的兵器模型,让更多的人知道那时候打仗是怎么一回事。条件再好的话,修复一些当年的栈道,可以让现在的人去亲自体会一下。”

  记者还留意到,大散关景区附近的餐馆已有不少,生意也是红红火火。附近的一家餐馆,更是打出了“大宋食府”的名号来招揽生意,吸引游客光顾。

  整体的规划设计建设,让古大散关景区热闹了起来。然而这一番探访,记者也发现了几处瑕疵,感到有些遗憾。首先是赵祖康题写的“古大散关”几个字,在大散关景区可以见到三处。赵祖康的真迹留在川陕公路旁,将其拓下来用于门楼之上也没问题。但将其刻写石碑与抗金英雄吴玠、吴璘二人的塑像放在一起,却值得商榷,似乎应该另处放置。其次,将陆游与唐婉的两首《钗头凤》刻在进门口的左侧墙壁上,也不相宜。陆游在大散关所停留时间最多不过一年,而且是为打仗而来,将他的爱情故事放在此处,不伦不类。再次,财神殿两侧的那副很有意思的对联被后人修复后重新悬挂于两侧,本来是好事。可惜的是将上下联挂反了。最后,就是敌楼两侧的对联“三秦雄关名千古,二吴豪气传万年”悬挂不齐,一边高一边低,显得极不对称。

  采访结束后,记者向刘晓应提起上述看法,他大方地表示接受,并称很快就会将其完善。记者也期待下次去探访大散关景区时,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alukuzone.com/dasanguan/16.html